資訊時代之國民素養與教育

張 一 蕃


素養的意義 | 資訊時代的社會特質 | 資訊時代國民素養

資訊時代教育的目標衝突點 | 資訊科技對教育的衝擊 | 資訊時代的教育

資訊時代的教育政策 | 結語

 

 

 

壹、素養的意義

素養一辭,原本的意思就是平素的修養。《辭海》中對「素養」的解釋是:『謂平日之修養也。《漢書》李尋傳:「馬不伏櫪,不可以趨道;士不素養,不可以重國。」《後漢書》劉表傳:「越有所素養者,使人示之以利,必持眾來。」』【辭海續編,1985】可見其中隱含了道德和價值的觀念,所指的是「好」的修養。教育學者將英文Literacy一詞也譯作素養,其實並不十分妥切。一些簡明字典,包括Webster New World Dictionary Oxford Advanced Learners‘ Dictionary,對Literacy一詞的定義都是:

literacy: ability to read and write.

而在韋氏大辭典(Webster New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及牛津大辭典(Oxford Dictionary)中的定義則是:

literacy: the quality or state of being literate.

literate:(Webster):

1.characterized by or possessed of learning.

2.versed or immersed in literature or creative writing.

3.well executed or technically proficient.

(Oxford):

acquainted with letters or literature, educated, instructed, learned.

可見Literacy一詞狹義的意義只是指讀和寫的能力,而廣義的意義則包含了一個人受教的狀況以及一般的技能;但無論如何都沒有牽涉到道德或價值,無所謂好壞或善惡,和中文的「素養」一辭,是有些差距的。

我們認為,Literacy一詞,若譯為「識能」,當更能表現其涵義。隨著社會的演變,個人為適應社會生活所需具備的基本識能也有所不同,但我們可以將其概分為兩類。第一類為傳統的識能,即所謂conventional literacy,包括了讀、寫、算和辨識記號的基本能力。第二類為功能性的識能,即所謂functional literacy,意指個人為經營家庭和社會生活及從事經濟活動所需的基本技能;也可以定義為一個群體為其成員能達到其自我設定的目標而所需的基本能力【Lyman, 1990】。

經由以上的解釋,我們可以知道,個人為了適應社會生活,必須與外界作有效的溝通與互動,為此所需具備的基本能力,就是literacy(識能)一辭的涵意。如果我們進一步希望這些溝通與互動的過程是合理的,效果是正面的,亦即加入一些價值的衡量,則由單純的識能,提昇到了素養。以下就是我們對於素養一辭的定義:

素養是個人與外界作合理而有效的溝通或互動所需具備的條件。

「外界」包括了人、事(組織、制度)及物(工具)。

「合理」即蘊涵了客觀的價值判斷。

「有效」則意味著素養的水準是可以有程度性差異的。

「條件」則包括了認知、技能(行為)及情意三方面的。

貳、資訊時代的社會特質

產業革命將人類文明由農業社會推進至工業社會,而資訊與通信科技的發展,正在將人類文明更進一步帶入後工業的資訊社會。經濟和社會學者主張後工業社會的特徵在於資訊成為生產、消費及交易的主要目的物,社會活動因而也集中在資訊的創造、處理和傳播【Bell,1976】。以下幾項可以代表資訊時代社會的特質:

•資訊或知識商品化;

•大量的資訊工作者;

•多樣化媒體的充斥和豐富的網路訊息;

•科技知識,尤其是資訊科技的廣泛運用;

•個人與組織之間密切的資訊關聯性。

其中幾項特質,是可以量化的指標來表示的:

•知識或資訊產量的成長速率。

•從事資訊生產、處理及傳送工作者佔活動人口的比例。

•與資訊科技市場或其相關服務直接有關的活動人口比例。

1990年為例,每一天全世界約有一萬篇科學性文章發表,科技知識和資訊以每年百分之十三的速率成長,每五年即可增加一倍;而此一成長率,拜計算機能力及科學研究人口雙雙增加之賜,至本世紀末將可提昇到百分之四十。1990年時,德國活動人口中,一半是在從事資訊生產,處理或傳送的工作,而百分之七十是與資訊科技市場或其相關服務直接相關聯。

F. Balle指出,資訊社會最具影響力的特質,在於它改變吾人文化環境與心智習慣的快速【Balle, 1991】。這同時也是一個全面性的改變,包括政治的、經濟的、社會的、文化的。工業社會的特徵在於大量勞動力的需求、資本與勞力的集中、居家與工作場所的分隔,這些特徵在進入資訊社會之後將都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低勞動力的需求、更多的個人創意性工作,以及居家和工作場所的結合。

在本專題研究的另一子題中,李英明、羅曉南兩位教授指出,後現代資訊社會的最重要特質是電腦成為人與外界溝通的主要載體,而商品化訊息知識成為社會生產力主體。以電腦作為載體,導致了人與知識關係的變化,也造成人際關係的重組,而導致人的生活實踐模式與格局的變化。商品化訊息知識成為生產力主體,導致社會階層分化與權力行使方式的重組,也導致國際政治經濟結構本質的變化。

參、資訊時代的國民素

根據前兩節的討論,當面臨資訊時代時,一個國民要能與外界作合理而有效的溝通和互動,以從事經濟活動與維持生活,必須具備若干基本的條件,這就是資訊時代的國民素養。

我們可以將資訊時代的國民素養分為兩大部分:一般素養和資訊素養。即使進入了資訊時代,人的生活和行為並非全般改變,仍然保留許多傳統的溝通與互動方式,例如讀、寫、記號和表格乃至於一般儀表的辨讀、開關的操作等等,這些基本識能並不會因為社會的資訊化而變得不再重要甚至不再需要。傳統的道德和倫理觀念,對於維繫社會正常的人際關係,依然有其價值。這都是一般素養的部分。

而在另一方面,當社會由工業社會質變為資訊社會之後,資訊成為了經濟活動的主導,也改變了文化活動的形態。在這樣的環境中,個人與外界溝通和互動,其對象、目的、內容及方式,均會與傳統工業社會有顯著不同。要維持合理而有效的溝通和互動,需要一些新的條件,這就是資訊素養。

國內外文獻對於資訊素養的意義與內涵,已有許多討論,以下將一些重要的結果予以引述。

1.美國圖書館學會ALA,1989】:

資訊素養係指個人能感覺到對於資訊之需要,並能有效地尋取、評估及使用所需資訊的能力。

2.C. CurranCurran,1990】:

資訊素養包括下列使用資訊能力的綜合:

(1)了解資訊價值的能力,

(2)知道何處可獲得資訊的能力,

(3)檢索資訊的能力,

(4)解釋、組織、綜合資訊的能力,

(5)利用與傳播資訊的能力。

3.K.E. McHenry, I.T. Stewart, J.L. WuMcHenry,1992】:

資訊素養包括:

(1)對於資訊價值及能力的體認,

(2)對於資訊形式及種類多樣化的體認,

(3)對於資訊的本質與知識體系關係的認知,

(4)有效而具批判性檢索資訊的能力。

4.J.K. OlsenOlsen,1992】:

資訊素養係在傳統的讀、寫、算等基本素養之上,更能:

(1)體認資訊的角色與功能,

(2)體認資訊內容與形式的多樣性,

(3)了解資訊的組織系統,

(4)具備檢索、評估、組織與處理資訊的能力。

5.H.B. RaderRader,1990】:

資訊素養包括:

(1)對於獲取資訊(包括即時的或回溯性的)的過程及系統的了解,

(2)評估不同資訊來源及管道的有效性及可靠性的能力,

(3)收集及處理收集所得資訊的基本技巧。

6.C.R. McClureMcClure,1994】:

資訊素養是利用資訊解決問題的能力,包涵了:

(1)傳統素養:讀、寫、說和計算的能力,

(2)電腦素養:使用電腦化完成一些基本工作的能力,

(3)媒體素養:使用後印刷式媒體(post-print media),尤其是電子媒體,以解讀、評估、分析、製作、傳播資訊的能力。

  1. 網路素養:了解網路資源的價值,並能利用檢索工具在網路上尋取特定的資訊並加以處理、利用的能力。

7.李德竹【李德竹,1994】:

資訊素養是培育國民具備瞭解資訊的價值,在需要資訊時能有效率地查詢資訊、評估資訊、組織資訊與利用資訊。

綜合以上各學者對資訊素養的詮釋,並回溯到第一節中對素養一辭的定義,我們可以將資訊素養的意義,進一步析釋如下:

資訊素養是個人利用資訊及其載具與外界作合理而有效溝通和互動所需具備的條件。在情意面,要能體認資訊的價值和力量,並能判斷其正當性。在認知面,要了解資訊的本質以及其形式的多樣性,熟悉尋求資訊的方法,並具備評估、解釋、組織及綜合資訊的能力。在技能面,要具備操作資訊檢索、處理及傳播的工具與系統,包括電腦、媒體系統和網路的基本能力。

McClure將傳統素養、電腦素養、媒體素養、網路素養與資訊素養間的關係,以下圖表示【McClure1994】:

解決問題能力

其中中央交集的部分,是最狹義的資訊素養,而廣義的資訊素養,則應包含整個圖形的全部。

資訊時代的主要特質之一,是資訊或知識的「產量」不斷地擴充。

 

個人若具備資訊素養,在態度上體認資訊的價值,自然會成為一個積極的學習者,不斷地去追求知識。在技能上擁有利用資訊系統的能力並養成習慣,就能獨立而有效地終身學習。在認知上具備評估、組織資訊的能力,則將能經由學習而進一步成為知識的生產或創造者。

 

肆、資訊時代教育的目標及其衝突點

教育的基本目標,從個體面來看,在於培養受教者身心的正常發展,增進其智能,並培養其調適能力【尹建中,1995】。從整體面來看,任何一個社會文化機體的教育目標,應著眼於一方面開發每一世代在心智與道德上的潛能,使其能適應社會未來的發展;同時另一方面創造各種有利條件,使新的世代得以積極的影響並決定社會未來發展的趨向。

當社會急速變遷的時候,教育必須在過去和現在的基礎之上,前瞻地掌握未來的脈動:在順應未來發展趨勢的同時,也要具備獨立選擇甚至影響發展趨向的能力。資訊社會的來臨,正是這樣一個急速變遷的時代,無可避免地將使教育面臨許多的衝突點。其中比較特別的包括以下各項:

一、過去與未來的衝突:

教育界一向是保守的,中外皆然。今天學校教室中上課的情形和兩百年前工業革命剛開始時並沒有實質上的差別。然而進入資訊時代以後,知識的形式與本質均有所改變,學習的方法與工具也呈現嶄新面貌,對於教育必將產生極大衝擊。許多人卻依然沈醉於啷啷弦歌聲的那種昔日美好時光。未來新環境和過去舊習慣之間的衝突,是教育將面臨的最根本問題。

二、基本素養與職場專業的衝突:

長久以來,教育究竟應以普遍提昇國民的素養,抑或以培訓國民就業生產的能力為主要目標,始終是一項爭議性的話題。資訊時代的經濟被知識所主導,而知識的量正以史無前例的速度增加。我們是要教給下一代年青人一些選擇性的既有知識,使他們能如預期地去從事若干特定的工作,還是要讓他們具備獨立學習的能力,自由地去開創未來?

三、正規學校課程與非正式學習活動的衝突:

過去只要一提到教育,大家馬上想到的必然是學校;至於家庭教育、社會教育,都是在彌補學校教育的不足。學校的課程,是教育的主體,其他的都只是「課外讀物」和「課外活動」。今天孩子們從課外讀物(報章、漫畫…)和課外活動(看電視、打電玩…)中學習到的知識、態度和習慣,已不容忽視。未來進入資訊時代,知識高度商品化,電子資訊普及之後,孩子們的主要學習場所,將是在學校以外。學校和老師在孩子的學習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會有很大的改變,說不定會由主角淪為配角。經由設計的學校課程,是我們主動的想要教給下一代的,和他們能自主而獨立的從各種媒體及網路上所學習到的,無論從價值面或實用面是否相容,都是嚴重的挑戰。

四、資訊科技學術化與資訊科技生活化的衝突:

學校教育的課程往往將學生學習的內涵割裂,分成一個個獨立的科目。在大多數的場合,資訊科技一直被當作一個專門學科來教授。但在進入資訊時代之後,電腦素養、媒體素養和網路素養等資訊素養,已成為國民基本素養的一部分。每一個學生都應該接受基本的資訊科技的訓練,其目的並非要為培養一位資訊專家作準備,而是要讓學生能在生活和學習中去應用資訊科技,並了解到資訊科技對其個人及社會的影響與衝擊。因此,有關資訊科技的教材內容、教學的方法,乃至於教師的態度,都必須有所調整。

 

伍、資訊科技對教育的衝擊

大約三十年前,當「電腦輔助教學」開始出現時,就有人預測教育將會產生重大的變革。個人電腦普及以後,更有人相信它會影響到教師施教和學生學習的模式,因而帶動教育的革命。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從小學到大學,教師在講台上講授,學生在座位上聽講,仍然是「正統」的教學方式。雖然電腦和網路都進入了校園,還是有許多教師拒絕使用它們。資訊科技對教育固然有一定程度的影響,但嚴格來說,仍只是輔助性、點綴性的,並非革命性的實質衝擊。

Rose-Hulman技術學院的校長J. Eifert曾經分析資訊科技的演進對於工程教育中教師與學生角色、教學方式,乃至於教育目標的影響【Eifert, 1994】。傳統的老師講、學生聽的被動學習方式,由於個人電腦及教學輔助軟體普及,轉變為學生像球員、老師像教練的主動學習方式。學生由只是記得許多正確答案的知識收集者,改變為能夠獨立學習的知識發現者乃至於應用者。而當個人電腦功能進一步提昇,個人及群體工作軟體愈來愈多樣化之際,若能結合網路,師生的關係將會演變成不受時空限制的共同學習伙伴。這樣的革命性改變,究竟會不會發生?

網際網路(Internet)已有二十餘年的歷史,它進入學校也超過十五年。然而至今它並沒有造成教育的革命。原因是電腦也好、網路也好,對於教育的影響仍只停留在工具的層面。既然只是工具,自然有替代品,就可以被一部分人忽略或避免使用。

在進入後工業的資訊社會以後,知識的價值商品化,呈現的形式數位化,WWW可能就成為最主要的資訊源,亦即知識之所在。網路乃成為資訊之本體而非獲取資訊的工具之一,它將變得無可取代亦無可避免。教育必然會受到革命性的衝擊。

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院的R. McClintock指出,數位圖書館、多媒體以及個人資訊處理技術,將使資訊社會的教育有嶄新的面貌【McClintoch, 1996】。

 

一、數位圖書館:

在平面(印刷)媒體時代,人類知識的最大收藏中心是在圖書館。傳統的學生學習場所--學校教室--是與圖書館隔離的。上課時使用的教科書,只是出版商就某一學門浩瀚的知識典藏中摘取的微不足道部分而已。即使是學校的圖書館,其館藏也只是人類文化資產的滄海一粟。至於老師個人的知識,更是有限。數位化圖書館,配合高速廣域網路以及充裕的高性能電腦終端設備,將可以打破此一隔離,讓學生在學習的現場就可以直接接觸到豐富的知識典藏,享受無限的資源。學生和知識的互動形態將徹底改變;老師的角色也將由把其個人所知或教科書中所有選擇性的有限知識教給學生,轉變為指導或幫助學生,在以網路相連的數位圖書館中尋找並獲取知識。而教育政策所將面臨的問題,則會由過去的如何選擇要教給學生那些有限的知識,並成功地把它們教給每一個學生,轉變為如何讓學生有效地去利用那無盡的資源去獲取他們所需要的知識。

二、多媒體:

印刷術的發明,為知識的保存和傳播提供了有利的條件。然而以文字印刷媒體作為知識呈現的主要形式,無形當中也引導我們以語言作為思考的主要模式,對於形式符號、數學、邏輯特別的重視。讀和寫是傳統教育中最基本的部分,也就是因為印刷媒體佔了最重要的地位所致。然而人的思考以及與外界互動的形態,並不只限於語言的,還有視覺、聽覺、運動等。由於處理、保存及傳播不易,這些非語言的溝通形式,往往被歸類於感性而非知性的。多媒體技術的發明與成熟,使非語言和語言形式的媒體都能被用來呈現人類的所知,同樣易於保存、處理、傳播。因此,學習者與知識之間互動的方式更多元化,個人創造知識的空間也更廣闊。從事教育工作的人,必須要有更宏觀的視野,包容與肯定各種的表現形式。

 

三、個人資訊處理技術:

很早以前就有人在問,當掌上型計算器普及後,是否仍有必要教孩子們背誦九九乘法表?數位資訊處理技術的進步,使得許多過去屬於個人智力的能力,可以藉由硬體與軟體予以加強。例如文書處理軟體可以改正所有拼音的錯誤,試算表可以迅速而正確的作複雜的計算。至於記憶力的好壞,在面對資料庫的時候,也變得並非很重要。換言之,過去我們在教育(尤其是基礎教育階段)中十分強調的一些基本能力,可能已經不是那麼重要。相對於精確的寫、算和記憶的能力,概略的估算和猜測性地預計結果的能力反而有時顯得更有價值。數位化的資訊處理技術增進了個人的「智力」,也對教育工作者投下了一個很根本的問題:那些識能才是最有價值的素養?

雖然教育學者都肯定啟發式教學的價值,認為經由質疑、探索、到解決問題這樣的學習過程,是效果最佳的,但長久以來絕大多數的教育機構仍然採用單流向的傳統教學模式。其原因其實很簡單,如果任憑那麼多的學生提出開放性的質疑,學校和教師絕對無法提供足夠的知識資源來滿足他們的需求。資訊科技製造了新的機會。數位化的學習資源以及各種檢索、分析、模擬的工具,使學生能有效地透過質疑、探索而學習。

傳統單流向的教學模式,基本上是將經過整理的知識,透過教師的講演和教科書,選擇性的傳授給學生,而藉助練習、實驗、測驗等方式予以補強,這是一種學科導向的教學法(Subject-based instruction)。數位化的學習環境建立以後,無論在自然科學或社會科學的領域,學生都可以很容易地經由網路從資料庫中搜尋到各種有關實物、現象或事件的記錄,並且以多媒體形式呈現。透過對這些資料的觀察、分析和整理,學生可以回溯知識體系建構的過程,這樣的學習,我們稱為事證導向的學習(Evidence-based learning)。另一種啟發式教學的方法,則是先提出一些具體的問題,讓學生設法解決。學習的目的和知識的價值,原本就在於解決問題。學生在數位化的學習環境中,可以接觸到更充裕的資源,幫助問題背景的研析,各種可行途徑的評估,從而獲致較佳的解決方法。這種學習過程,稱之為問題導向的學習(Problem-based learning) ASEE, 1996】。

資訊科技為事證導向和問題導向的學習提供了必要的條件。它更進一步的構建了合作學習(Collaborative learning)的環境。網路和多媒體讓教師和學生群能夠不受時空的限制,共同觀察、交換資訊以及進行討論。師生和同儕間的相互激勵正向互動,會更有助於學習效果的提昇。

資訊時代數位化學習環境將和傳統的教室有天壤之別:

學生不再於每週固定的時間上特定的科目,而是以小團體的形態共同去進行一些可能是跨越學科領域的專題,工作的時間和空間具有極大的彈性。

學生可以利用資訊設備,接觸到幾乎是無限量的數位資訊,並可以各種媒體形態呈現。

學生可以利用數位化的工具對所獲得的資訊加以分析、研判、整理、模擬,從事記憶背誦和套公式解題以外的較高層次、高品質的知識性工作。

麻省理工學院學習研究室主任S. Papert的一席話,當能中肯地指出資訊科技對教育的衝擊【Papert,1996】:

「數位科技扮演著雙重角色:一是作為活動的材料(或媒介),有助於進行更複雜的活動;一是作為資訊與通信管道,讓兒童有主動追尋知識的管道,而不必聽任課程設計來安排他們應該要獲得什麼知識。這樣的轉變,足以讓因循守舊的課程瓦解,甚至將兒童分年級的想法都失去意義。更確切來說,他也讓學校的既定形象失去意義。」

 

陸、資訊時代的教育

一、基礎教育

基礎教育指的是中小學及學前教育(即美國所稱K-12教育),其主要目標是在培育學生的國民基本素養。資訊素養(見第參節)是資訊社會國民素養的重要內涵,中小學的教育目標及課程內容,就應具體而明確地將資訊素養包含在內。例如英國中學資訊素養教育的目標是【de Landsheere, 1991】:

(一)熟悉個人與資訊科技溝通的標準方法。

(二)熟悉資訊科技的正當使用,以存取、創造、呈現及傳播資訊。

(三)具備對資訊科技應用一般原理的實務性了解。

(四)具備判斷使用資訊科技的必要性或有利性的能力。

(五)體認資訊科技應用的範圍及限制,以及其對社會、經濟和個人、家庭及社區的影響。

歐盟國家對基礎教育中電腦素養教育目標的共識是要培養學生【Eraut, 1992】:

(一)對於電腦及其相關科技的一些了解。

(二)使用一些標準軟體的能力。

(三)對於電腦在不同場合應用的一些了解。

(四)對於電腦現在與未來對社會衝擊的一些認知。

特別值得提出的是有關於媒體素養。由於媒體形式的多樣化,有關於媒體的教育和電腦教育往往是分開的,其目標在於

(一)培養學生對於各種傳播媒體及其社會功能的了解。

(二)培養學生具備對媒體產品及其所傳遞訊息批判分析的能力。

(三)培養學生具備應用多種媒體作為溝通工具的能力。

媒體素養教育不應以一個特殊科目的形態出現,而應該是溶入於各個科目當中。固然某些傳播相關的科目對媒體素養教育可扮演較重的角色,但所有的科目都應可培養學生對媒體分析、評估的能力。

資訊社會來臨後基礎教育所面臨的挑戰,不止是如何去培養學生的資訊素養,更在於如何充分有效的利用資訊科技所提供的資源,在新的環境之下,發揮教育的功能。有若干問題是值得深思的:

我們對於學生的期許是否應有所調整?

傳統的教育裡,對於每一階段(年齡)的學童應有怎樣的學習成就,似乎已有定見。當資訊科技為每一個人提供了更多的學習工具和資源,其成就自會有所不同。然而另一方面,孩子們的身心發展是多向度的,智力只是其中之一,究竟應怎樣設定對學生健康而平衡的期許目標,是教育的重要課題。

如何幫助孩子建立價值觀?

傳統教育中,價值是由學校和老師決定的。課程的安排和教材的選擇,決定學生該學習那些「有意義」的東西。在未來資訊社會的開放學習環境中,學習行為的主控權在於學生自己。尤其當媒體文化或網路文化的價值觀和父母或老師的價值標準有所衝突時,孩子要如何去選擇,是一項非常重要的議題。S. Papert提出四項值得特別關注的價值觀議題【Papert, 1996】:

誠實與欺騙

尊重

物質主義

網際網路上的人際關係

這些都是在資訊科技所提供的學習情境中不可忽略的。

二、高等教育

大學的主要功能是教育與研究,也就是知識的傳遞與知識的創造。其教育功能,不同於基礎教育的素養培育,是以專業知能的養成為宗旨。面對資訊時代的來臨,高等教育發展趨勢的最爭議性話題,是虛擬大學(Virtual University)的可能性。

傳統的授課方式,從很多角度來看其實都是很不經濟的。然而長久以來的刻板印象加上制度結構(例如以每週授課時數衡量教授的生產力),讓人認為教授的工作就是在講台上演講。資訊科技引進了改變的機會:電子郵件、網際網路、遠距教學、非同步學習等,都是傳統教室授課以外的另類選擇。它們會不會徹底地取代了傳統的大學?一些前衛的科技擁護者很樂觀的認為,虛擬大學是未來必然的趨勢,甚至主張所有花費在校園建築上的經費都應該轉投資在科技設施上。但同時也有另一種保守的聲音,認為已有幾百年歷史的大學形態是不會改變的,它已經是人類文化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介乎兩種極端之間,也有人持模糊的主張【Gorizalez,1996】,例如學校應該設定一個目標,讓每一個在校的學生,都必須從事一定比例的非同步學習活動;這一比例可以隨學生的年級和主修領域而不同,也可以隨時調整。如此,學校並沒有完全虛擬化,但部分的學習活動數位化而非同步化。這樣一個多元化的環境,將可以保留傳統大學的優點,也讓新科技有施展的空間;更能讓教授們有充分的時間去調適他們的心態,接受並認同新的學習典範。

無論如何,高等教育必須要作適度的改變,才能因應資訊時代的挑戰;尤其是在財力資源有限、學生需求多樣化的情況下,大學不得不調整其經營策略,以維持競爭的有利條件。教師是大學的核心,也是改變的最主要力量。所以在觀念上,教師本身必須先作若干調整包括:

體認到傳統的授課方式其實是獲取資訊的一種極不有效的方法。

了解到學生的異質性,不同的學生有不同的需求,也有不同的學習方式。

了解到學生主動學習以及合作學習的重要。

了解到資訊科技為更有效的教與學提供了無限的機會。

學校也需要調整其與教師的關係,並且修正資源分配的策略,重視資訊科技設施的建置以及相關的人力培訓工作,同時制度性的要求或鼓勵教師從事非同步學習、多媒體和網路教學的嘗試。

在研究方面,由於資訊化社會中知識的價值會因知識商品化而有新的定位。學術界也會面臨創造知識的研究工作將如何評定其價值的問題。怎樣的研究工作才是有意義的?研究成果的學術價值和經濟效益要如何去衡量?都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在有戰爭威脅的時候,國家會希望大學堛瑣ヰ怑怜捋P國防有關的研發工作;在承平時代,國家也鼓勵教授們從事有助於經濟或社會發展的實務研究。迎接資訊時代的來臨,一個非常重要的研究領域,就是教育。教育的研究工作,不再只是教育學院或師資培育機構的責任。每一個大學教授,都應該在他自己的專長學門領域,去關注教育的問題。例如如何把該學門既有的知識建置在Web上,作為各個不同層級的學習資源;或是設計一些有效的事證導向或問題導向的學習輔助系統。大學教授們今天在如何傳播知識方面投注更多的研究心力,我們的下一代就可以從教育當中有更多的收穫,而在未來的知識產業中發揮更大的生產力和創造力。

三、終身及社會教育

在農業及工業社會,經濟的基礎在於物的生產。而知識與生產力之間基本上是一個線性的關係。進入後工業的資訊社會,知識的生產成為經濟的主體。知識既是投入,同時亦是產出:一個正向回饋的系統,必然會造成知識產量的爆炸性成長。在這樣一個經濟體系中生活,個人必須不斷的學習,以獲取更多的知識。

終身學習在資訊時代的重要性將遠比在工業社會時為大,而資訊科技也為終身學習提供了絕佳的條件。無法在固定時間到達特定地點接受教育的人,可以透過遠距教學系統達到目的。高速廣域網路系統,也為非同步學習建構了良好的基礎,只要有更多的教師和學生參與,有更多的教學資源加入Web,任何人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利用網路學習他想學習的任何知能,也可以和在任何地方的教師或其他學習者進行非同步的互動或合作學習活動。

在傳統社會堙A教育體系有嚴謹的結構,和社會其他部門或活動界線分明。初等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各有不同的對象與目的,也分由不同的機構(學校)來執行。即令是推廣或成人教育,由教育機構所辦理的,也和其他政府或民間組織辦理的有明顯區隔。至於職業訓練、諮商輔導、大眾傳播等和國民素養或知能成長有關的活動,幾乎完全不是教育體系的任務,彼此間也鮮有互動。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主要是因為各個部門有其特定且不同的專業人力與資訊資源,其實施的方法、地點亦不相同。資訊時代的來臨,將會改變此一局面。

網路或國家資訊基礎建設,不僅是載具,本身即是資訊,代表了無所不在的共同資源。上述的教育、訓練、輔導、傳播等不同的服務項目,從接受端的國民來看,都是學習活動。資訊時代的國民,將可以利用資訊科技所提供的共同資源,來從事各種不同的學習活動,其間原有的結構性藩籬自然打破。

更重要的是,在利用此一共同資源時,在原本體制下不相容角色者,可以有更密切的互動,甚至合作學習。教師與家長、父母與子女、僱主與員工,可以同理地一起投入一項學習活動。當我們把重心從施教轉向於學習,資訊社會教育的遠景,就是構建一個整合的學習社群(integrated learning community)。教育不再只是學校的責任,也不再由支離破碎的機構分別負責不同的訓練、輔導工作。每一個人都和大家一起分享所有的知識資源,也參與增加其價值的工作,自然會造就一個高國民素養的社會。

柒、資訊時代的教育政策

體認到資訊科技對社會的影響,以及其對教育所帶來的衝擊及可能造成的改變,教育政策當思有所因應。尤其在政府推動國家資訊基礎建設時,更應預見NII會把我們的社會帶入怎樣的境界;而對教育應如何配合改變,或主動調整以促成資訊社會目標的實現,妥善規劃。

這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因為資訊科技的發展及擴散太快速,所有對於其所可能造成社會改變的預測,都無法先經過實驗和評估;大部分的推斷都必須建立在個人的理念及相關的經驗上。也正因為這種不確定的本質,使得前瞻性且富彈性的政策規劃,益形重要。

因應資訊時代的來臨,教育政策的規劃,須涵蓋三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教育的結構性變革,包括教育部門和其他部門角色功能的界定與互動關係,以及教育體系本身組織和體質的調整。如果資訊時代如所預期的是一個由知識主導的社會,知識的生產及其價值的創造是經濟活動的主體,則學習者和生產者的角色將無法區分。國家資訊基礎建設事實上是一切建設的根本,教育則是此一基本建設不可或缺的要素。學習活動在資訊社會中是無所不在的,所以教育是社會建設的一項基本成分,而不是可以支離分解的一個部分。在工業社會,經濟和教育是兩個獨立的部門,其間的互動在於經濟發展所需的人力資源需仰賴教育部門提供,而其所需的科技動力,許多亦源自教育機構。在後工業的資訊社會,經濟由知識產業主導,學習乃成為生產的必需手段,教育和經濟即無法予以明顯區隔。政府在規劃其整體運作和作資源分配的時候,首先就需要把握這樣的理念。同時,也要體認民主亦是資訊社會的特質。在這個前提之下,教育的功能不應只是由上而下,在預設的意識形態價值標準之下,選擇性的把知識教給新的世代;而是提供一個環境,保證每一個個人以至於社會整體都能充分自由地接觸到所有的資訊,並能自主地決定如何取捨。

第二個層次在於教育的目標與內涵。資訊社會國民素養的內涵,在第參節已有詳盡討論,教育的主要目標之一,就是要讓國民能具備這些素養。針對此,教育政策應考慮到以下兩個問題:

一、傳統社會中所重視的一般素養,在資訊社會仍有其一定的價值。如何利用新的技術和方法,更有效地達到培養國民一般素養的目的?

二、資訊社會對國民的素養有新的期許,教育應如何設定其新的目標?

各個目標的重要性及優先次序,也是在政策規劃中要決定的。

第三個層次屬於執行的技術層次,即如何有效地利用各種資源,達成上述的目標。教育的目標需透過教學和學習的活動來達成,課程的安排、師資的培育、設備的充實、教材的準備,都是活動成功的條件。國家資訊基礎建設一方面為教育提供了新的環境,另一方面也為其增加了更多的資源。課程、師資、設備、教材乃至於行政管理的配合,都需要有新的面貌。

教育部在八十四年三月提出《中華民國教育報告書》,描繪「邁向二十一世紀的教育遠景」【教育部,1995】。在序言中提到:

『到達二十一世紀,日新月異的資訊與傳播科技會將地球村更緊密地綁在一起,即使意識形態的區隔與主權領域的分立仍然存在,國際化將是無可阻遏的,經濟共同體的形成,亦將是大勢所趨。國人到海外旅行將更為頻繁,每天從傳播媒體接觸的新聞、運動與娛樂節目,將令人真切感受到「天涯若比鄰」,海峽兩岸的交流無論層面與幅度「很可能」會更擴大。當中華民國雄心勃勃地開展「亞太營運中心」的計畫,當國家資訊通信基本建設(NII)成為台灣地區的神經網路,與國際網路銜接一起,我們的學校教育還能固步自封於今日的現狀嗎?

二十一世紀學習社會的遠景不是用想像或夢想來構築的,它是一幅幅清晰可辨的圖像,畢竟我們離開二十一世紀社會已經那樣地接近,輪廓已經浮現在眼前,我們沒有理由不趕快調整教育發展的策略。』

然而在該報告的正文中;除了以「經濟更富裕,政治更民主,社會更開放,文化更多元,思想更自由,科技更發達」歸納社會變遷的結果以外,卻看不到對於二十一世紀的「學習社會」作具體的描述,所有教育發展策略的調整,也多是量的增減而少有質的改變。對於資訊科技的重視,仍只是把它作為「支援系統」看待。

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在八十五年十二月提出《教育改革總諮議報告書》,指出教育現代化的方向是要追求人本化、民主化、多元化、科技化和國際化【教改會,1996】。其實此五化本來就是後工業資訊社會的特質。教改會提出了許多理念和具體的建議,但是並沒有對於社會後現代化的基本動力---資訊與通信科技---給予適度的注意,亦未能預期資訊科技可能為教育帶來的巨大衝擊。其所強調的教育體系的改造,只是在過去的經驗上作線性的延伸,難以因應可能發生的根本性社會變革。

教育部資訊中心主任陳立祥863月報告「教育網路發展政策與現況」,說明了現階段執行層次的若干政策【陳立祥,1997】。「提升全民資訊素養並培養全民電腦基本操作能力,奠定NII深厚的基礎」是教育部門在國家資訊基礎建設計畫中的任務,而作法上仍「首在推動各級學校資訊教育」。例如一項重要指標是中小學以上學生使用電子郵件及網路資源之比率,在866月達到30%877月達到60%887月達到80%。但是卻沒有問:網路上有那些資源可供使用?學生使用網路資源,有助於那些學習活動?觀念上仍然把資訊當作一個獨立的學科來看待。

我們建議,在規劃資訊社會的教育政策時,首要宏觀,絕不能自限於傳統的教育部門。要體認國家資訊基礎建設是準備進入資訊時代的根本:它是一項經濟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政治建設,也是一項教育建設。這些都是NII的本質,而非其部分。換言之,如果我們將NII中的教育成分抽取,它將完全不具意義。

除了宏觀的包容力之外,前瞻的洞察力也是不可或缺的。要能從過去數十年社會變遷的過程,參酌先進國家發展的經驗以及學者專家的議論,為十年甚至二十年之後的社會描繪一個具體的輪廓;其中也有一部分是基於我們的信念和期望,希望未來的社會是這個模樣。尤其重要的是教育政策的規劃,必須要能掌握資訊社會此一必然的趨勢,認清資訊將成為未來社會一切活動的主導,而非僅支援系統而已。這些都應該有經濟、社會、科技、教育各方面的充分研究作為基礎。所以我們也建議應該有系統的對我們自己的社會未來轉化為資訊社會的過程及其所可能衍生的各種現象,全面而深入的研究。

歐洲議會(Council of Europe)1987年在赫爾新基舉行第十五屆教育部長會議時就決定兩年後的第十六屆會議要以「資訊社會---教育政策之挑戰」為主題。從19871989年間,歐洲議會的各個成員國家分別就其各自的情況與條件檢討和研究,提出專家報告。再由一個特別專家小組評析整理後,提交1989年在伊斯坦堡舉行的會議中深入討論,其結論則形成對未來資訊社會教育政策的共識。這樣的一個過程,是值得我們參考的【Eraut, 1991】。國科會在八十二年曾經作過「邁向資訊社會重點研究規劃」【張一蕃,1993】,就人性、工作、組織、社會、教育、文化、政治各面向研訂值得研究的主題。政府應該重視這類研究計畫的推動,因為它們是政策制定時必要的參考依據。

軟硬體設施、教師和課程(學習素材)是資訊時代教育的三大要素。教育政策必須對以下三個問題提出具體的解決方案:

一、如何在各個教育機構(各級學校)及學習場所建置充裕的電腦、媒體及網路設施;

二、如何培育、延聘及訓練適合資訊社會教育需要的教師(包括各級學校及各種學科領域);

三、如何提供充分且合適的教學內容及學習素材,以發揮資訊資源的教育功能。

這些都牽涉到資源的分配。我們建議,在初期,政府應該採取主動,以集中的方式投注資源,主導有關設備、師資和課程的建置、培訓和開發;但是同時也要體認到資訊社會本身多元化、民主化的特質,容許並且鼓勵學校或個人創意性的發展。當動力已經形成,方向也大致確定,資源的投注,就應該由集中轉為分散,讓教育機構和教育工作者有更多的自主性,才能使未來的資訊社會有更大的活力。

捌、結語

「電子前鋒基金會」(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的創辦人之一J.P. Barlow曾說:「對於資訊的態度最大的錯誤在於錯把載具當作內容。」「每一則資訊的價值,決定於其與判定此一資訊有無意義的心靈之間的互動。」【Barlow, 1996】資訊科技的進步,把人類社會帶入一個新的境界,資訊成為生產、消費及交易的主要目的物,資訊的創造處理和傳播成為社會活動的重心。在工業社會,物品的價值(價格)主要是由生產者決定;但資訊的價值,卻是由接受資訊者決定。因此社會成員的個人價值取向,對社會的發展,有很大的影響。資訊時代國民的素養,除了傳統及資訊的識能之外,倫理和道德的修養,也就益形重要。

「教育之目的應謀求教育主體之人格、知能、體能及人性尊嚴意識之充分發展,增進對人權及基本自由之尊重,致力於文化之創造與多元發展。」【四一O教育改造聯盟,1996】這樣的教育目標,不會因為社會變遷,進入資訊時代而有所改變,但是貫徹目標的方法和作為,則必須有所調整。

資訊和通信科技,改變了人與知識互動的環境,使個人得以享有幾乎無限的學習資源。傳統以知能傳授為主的制度化(學校)教育,將會受到劇烈的衝擊。隨時、隨地、隨興地利用媒體和網路學習,成為個人獲取知識的主要途徑;誰該來教導孩子們怎樣去判斷資訊的合宜性?如何去建立對知識的價值觀?資訊時代教育面臨的問題,一方面是如何善用資訊科技所提供的資源,構建一個便利而有效的學習環境;另一方面則要對親子教育以及傳統師生關係中的「人師」角色予以更多的關注。透過人與人直接的互動,才能建立起社會正當的價值體系。

進入資訊時代,人與知識的關係產生變化,人際關係也因為溝通或傳播形式的改變而重組,以往我們所珍惜的同學和朋友,未來很可能都只是網路上的一個個網址而已。透過電子資訊的互相交換,固然也可以產生心靈上的互動,但畢竟與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不能相提並論。網路上的禮儀規範,也和人與人實際相處的倫理有所不同。人文精神的根本在於人與人之間彼此的關懷、了解和尊重。在崇尚數位化與虛擬化的資訊時代,如何經由教育,讓文化傳承得以延續,讓人文精神得以發揚,是值得深思的。


如有任何問題或建議請給老師

Back to 教學綱要

回資訊教育首頁